中国市场强,则福特强

2019-11-13 21:24:13 4824次浏览

1896年6月4日,在无数不眠之夜之后,亨利·福特(Henry Ford)指的是蒸汽拖拉机,终于组装了他的第一辆“四轮车”。然而,当他想把车开到底特律的街道上时,他发现房子的门太小了。

亨利·福特的解决方案是“简单而粗糙的”,用斧头直接敲开砖墙。这次粉碎也粉碎了福特通往一个百年帝国的道路。然后几名行人看到福特在街上驾驶“怪兽”时惊呆了。

这辆车不是唯一让人吃惊的。从亨利·福特(Henry Ford)在造车方面的成功开始,并放弃爱迪生的高薪创业,福特在20世纪初的“决定性十年”生产和销售了T型车,最终创造了超过1500万辆汽车的奇迹。那是盎格鲁-撒克逊体系甚至全世界权力转移的时候。那是太阳永远不会随着帝国的衰落和美国的崛起而落山的时候。一个伟大而惊人的时代。

123年后,2019年8月23日,当记者站在福特博物馆的福特第一辆车前时,他悲叹上个世纪的巨大变化和时间的短暂。这辆四轮车今天似乎只有两个座位,静静地停在那里,看着它就像打雷一样。

在过去的100年里,历史背景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福特在雾中看花后是什么样的公司?此外,100年后的今天,是中国在东方变得更加强大的时候。最后一轮福特利用了风,这次能成功扭转局面吗?

不同的福特

迪尔伯恩的夜晚非常安静,住在福特家族领地的亨利酒店。晚上,我睡不着。我拉开窗帘,“蓝色椭圆形”就在拐角处。这是我第一次感觉福特如此接近。一切都静悄悄的,灯光昏暗,但自1957年以来一直矗立在这里的醒目的玻璃建筑和蓝色椭圆形建筑仍然屹立不倒。仅这一点就比国内企业强大得多。

作为汽车行业的先锋,近年来在中国被封杀的福特在美国依然欣欣向荣,是美国人的骄傲。然而,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他们要么只听说过福特,要么完全不熟悉它。这和在美国的印象是两家公司。这也像记者们去德国狼堡时得到的公众印象。只有进入迪尔伯恩的蓝色玻璃大楼,才能理解这个汽车帝国的实力。

福特中国协会主席、全球动力传输和电力驱动系统高级经理姜红告诉记者,在福特工作的员工特别自豪。为什么?不仅仅是因为它有100年的历史,也因为福特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并不依赖政府的支持。它完全独立生存了下来。尽管危机迫在眉睫,但它已经转危为安。就像好莱坞电影中描绘的英雄一样,美国人心中有一种英雄情结。

只有继承才能有力量。福特中国的人告诉记者,每个加入福特(全球)的员工都将有一个“导师”,有点类似于中国国有企业的“导师”方法。这样,员工对福特有很高的认同感。记者在另一篇文章《红河上的福特,觉醒》中也举例说明了这种继承劳拉向我们解释了福特的环境保护计划,这个家族的三代人都是福特的员工。

我们这次参观的胭脂工厂是美国100年来唯一没有停产的工厂。它也是生产f-150皮卡和其他产品的工厂。建于1918年的胭脂工厂仍有7500多名工人。难怪福特把装配车间作为历史积累的模型和基准。总之,福特没有谈论它,而是谈论了它。

然而,最近“美国工厂”的大火再次让“玻璃王”曹王德成为焦点。曹王德说:“当一个行业或产品被认可,它的发展是无限的。”也是这个让曹王德感慨万千的时代引领了中国经济100年。它是在福特汽车博物馆时代修复的。福特抓住了时代潮流的机遇,并与生俱来地发生了突变。

钢、ppg玻璃和家用玻璃都是在那个时期出现的。用汽油发动机组装钢铁和其他部件,生产每个家庭都能通过装配线负担得起的丁字车,这的确是个天才。1500万辆汽车的辉煌,加上后来的a型车,造就了亨利·福特传奇般的一生。站在福特博物馆入口处的铲子和爱迪生的签名,以及反复出现的视频,也不断地讲述着那个辉煌的时刻。

与富有的摩根家族相比,福特家族相对低调。福特家族的核心精神仍然是突出创始人亨利·福特。即使一百年后,亨利·福特的光芒仍然可以在迪尔伯恩的总部大楼里强烈感受到。他那句“为人类自由旅行开辟道路”的名言,以及由两万多块拼图组成的亨利·福特的巨幅肖像,仍然在指引着福特人民。

野马精神

"每个人都有一个关于野马的故事。"2017年,美国著名纪录片导演大卫·贾柏制作了《一匹更快的马》来纪念野马诞生50周年,这是一个开端。福特野马(Ford mustang)不仅是一款“可以传承给后代的汽车”,也是崇尚自由和敢于挑战的精神体现,体现了美国汽车文化的精髓。在很大程度上,它也代表了福特的企业精神。

自亨利·福特以来,福特在《我们的真理》中对“玩赢”以及如何实现既定目标的追求一直是他骨子里的追求。从T型车到野马,从f-150到林肯导航仪,从穆拉利到汉·凯特。然而,福特继承了“百年先锋精神”的精神,其历史渊源始于赛道。

必须提及的是,福特在招募了“蓝血十号”和通用汽车副总裁欧内斯特·布里奇(Ernest Bridge)之后,发展已经进入了快车道。时间到了1963年6月初的一天,这一天的决定也让福特在几年后一鸣惊人。这时福特正准备进入欧洲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让我们把他踢出赛道."继承福特家族企业20年的亨利·福特二世(Henry Ford II)在迪尔伯恩玻璃大楼12楼的办公室里,听到恩佐·法拉利拒绝谈判收购的报道后,翻开唐纳德·弗雷带回的法拉利传记《我可怕的快乐》,淡淡地说道:

国王的傲慢总是激发挑战者。福特通过收购法拉利进入勒芒的计划被终止,比赛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战斗开始了。三年后,当三名福特gt40 mk.ii赛车在亨利·福特二世(Henry Ford II)前面冲过终点线,横扫勒芒24小时拉力赛前三名时,法拉利再也没有在勒芒获得冠军。令法拉利遗憾的是,在1967年、1968年和1969年,福特gt在勒芒连续三年保持冠军头衔。

福特野马的光芒来自在勒芒终结法拉利的gt40 mk.ii汽车。前法拉利国王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而野马已经成为美国的经典传奇,销量超过1000万辆。著名的1967年野马谢尔比gt500,7.0升v8发动机,最大功率为340马力,最大扭矩为597牛米,在那个时代是绝对不可战胜的。即使在今天,这个数字仍然会爆炸所有跑车。

同样在福特博物馆,除了历史性的四轮车之外,在汽车之旅的展厅中央,还有两辆敞篷跑车在聚光灯下闪闪发光。其中有第一辆野马出现在1964年4月的纽约世博会上。那是福特丢失和恢复的宝藏,从加拿大航空公司飞行员斯坦利·塔克那里买回来了,车牌还在。

在收藏家迈克·贝拉尔迪的车库里,记者看到了他收藏的62辆野马。在整个车库里,这些不同颜色的野马让人们理解了时代无法带走的汽车文化的魅力和核心。办公室的墙上有一张他和穆拉利的照片,穆拉利把福特从火和水中救了出来,骄傲地微笑着。

是的,骄傲的穆拉利在过去十年引领了福特的辉煌,现在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从穆拉利的“一辆福特(One Ford)”到中国市场,福特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让大象掉头,如何让大象跳出轻盈的舞蹈。

开放的姿态

在2009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单一汽车市场后,中国市场已经成为最神奇的存在。在中国这片热土上,德国和日本有很好的淘金方式,而且与这个市场越来越密不可分。虽然没有汽车公司敢忽视中国市场,但福特在中国损失惨重。

这也是我们在这里采访的福特全球汽车公司总裁约瑟夫·欣里奇的想法。2009年至2012年,曾在福特亚太总部和福特中国工作,也在上海工作的乔·欣里奇(joe hinrichs)一直密切关注福特在中国市场的变化。

幸运的是,福特在去年底宣布任命福特中国首席执行官陈安宁,同时也提升了中国的市场地位。目前,中国是唯一一个作为独立的全国市场向乔·欣里奇报告的国家。甚至北美市场也包括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几个国家。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也显示了福特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同样,福特总部在历史上首次对中国媒体开放。记者和其他中国媒体老师能够走进自亨利·福特二世以来成为福特中枢神经的“玻璃塔”。这是福特对中国媒体的第一个“开放”态度,同时也是对中国市场的开放态度。

将中国市场从亚太地区12个市场之一提升至与美国市场相当的独立单位,是不可避免的,但却是晚了一步。事实上,这是由市场地位决定的。对福特来说,中国和美国市场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主要市场和潜力。2+n的布局也将是最合理的。欢迎你说任何退出中国市场的汽车公司都将退出未来的竞争。铃木是最典型的例子。

那么,2019年,在福特当地管理团队的运作下,发生了什么变化?这是许多人想知道的。乔·欣里奇(Joe hinrichs)也对公众开放,“对中国来说,非常不同的是消费者的需求和市场发展的速度。我们也给了中国团队更多的自主权去创造更适合中国的产品。因此,上任后,以陈安宁为首的新中国领导团队将坚持“更多福特,更多中国”的承诺,加快福特在中国的业务转型,聚焦中国市场,正式开启福特在中国市场的2.0时代。让中国在各个方面更加“脚踏实地”

“作为一个独立的部门,中国市场将使我们在中国的员工能够更加专注于他们在中国的业务。他们只需要运用他们的智慧去思考如何在中国市场为中国消费者创造最受欢迎的产品。他们不需要转移对其他市场问题的注意力。”乔·欣里奇(Joe hinrichs)也表达了中国市场独立运营的特点和重要性。

在中国市场,更重要的是澄清福特一度模糊的品牌形象,讲述一个好的品牌故事。这也是记者们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特别是与乔.欣里奇一起提出来的。乔·欣里奇(Joe hinrichs)没有直接回答,但当他回答另一个问题时,他明确表示福特品牌形象应该更加清晰。

当地球队比赛

陈安宁有每天6: 30准时到达办公室的习惯。另外,他住的地方就在信息大楼办公室的对面,几分钟后就到了。起初,工作狂的特点让下属有点累,团队成员有点崩溃。但这也是去年底福特在中国管理模式转变的开始。

在陈安宁回归之前,福特中国面临市场障碍,并理解本地化管理变革的必要性。然而,它一直苦于缺乏合适的地方人才来领导这支队伍,因此无法形成一支能够艰苦战斗的铁军。"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第一步是中国首席执行官的本地化."福特中国人力资源部副总裁史蒂文·马杰尔(Steven majer)在寻找首席执行官时头疼。

然而,陈安宁回归福特也引起了公众舆论。“我认为更多的是偶然的。我没有计划这个,也没有计划离开。”陈安宁也感到有点无助。“我对福特的感觉绝对是一个重要原因。此外,我毕竟是中国人。我对中国的感觉是一个更重要的方面。此外,我也很了解中国汽车市场近年来的变化,所以这是两种情绪的叠加。”

任命陈安宁为福特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后,福特竭尽全力充分雇佣当地管理人员,召回了几乎所有的美国管理层。但宋洋的到来,让长期空缺的ndsd总裁职位最终等待合适的人选。随着林肯中国首席执行官毛京波的加盟,福特中国的本地化管理团队终于接近完成。

史蒂文·马杰透露,“安宁将军领导的高级管理团队中有60%以上是中国人。”而整个福特中国高级管理团队ocm团队的23人到位,也意味着福特在中国的“诺曼底登陆”反击已经准备就绪。4月3日,福特中国发布了“福特中国2.0”战略和“福特中国330”计划。8月16日,“诺曼底登陆”战略反攻开始了。

而乔·欣里奇也非常赞同这个团队,“中国的市场环境与当时大不相同。中国的自主品牌越来越强大,市场发展速度越来越快,新型号的推出非常频繁。这要求我们在中国采取更加务实的战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组建一支由和平领导的更加本地化的领导团队,包括刘月海、宋洋和毛京波。”

我还在《红河上的福特,觉醒》中说过,福特中国此时非常像二战后的福特。当时,《蓝血十人》和通用汽车副总裁欧内斯特·布里奇(Ernest Bridge)相继加盟福特,表演了科利尔所描述的福特“胭脂的转型”的重要部分。

当时,福特最大的竞争对手和威胁是通用汽车。现在,它正面临着更加复杂多变的中国市场和更加激烈的竞争对手。陈安宁现在面临的挑战与欧内斯特·布里奇面临许多难题时的情况相似。然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善于解决复杂的问题并提出明确的解决方案。他们都领导了一个坚强的团队来领导。

长安福特新车市场领导者

陈安宁也非常清楚他和福特想要什么。在福特中国,陈安宁的工作非常清楚。“我给你们的信息是,未来三年的计划非常明确,每年都有明确的目标要做什么和要达到多远。”

智慧旅行“大笔支出”

福特的目标远远不止于此。密歇根中央车站距离福特迪尔伯恩总部不到10公里,正在翻新。福特在2018年花了9000万美元购买,在翻新方面的投资是3.5亿美元的四倍多。火车站预计将于2023年左右重新开放。建成后,它将成为福特R&D团队在智能互联、电气化和自动驾驶方面的主要办公室。

该车站位于密歇根州最古老的街区科克镇,在1988年最后一班火车离开后宣布破产,当时工作人员甚至没有关门就离开了。从1988年关闭的那一刻起,中央车站已经走过了30年无人关心的悲惨岁月。据负责人说,多年来,它刚刚完成了内部潮湿和可渗透墙壁的干燥。

密歇根中央火车站作为底特律崛起的见证,也被视为底特律“汽车城”衰落的象征。因此,除了州政府提供的税收激励,福特希望它能从任何角度重获活力。

以这个中央火车站为核心区域,福特将打造一个类似硅谷的高科技人才聚集地,以吸引更多才华横溢、梦想成真的软件和人工智能工程师来到这里,最终与硅谷和特斯拉争夺人才。这也是福特近年来罕见的“大动作”。

然而,谈到马克·菲尔德“失去家庭”的大计划和巨大的转型计划,福特首席运营官约翰·里奇(john rich)告诉记者,“我们当时并不后悔这个决定。对福特来说,对创新和未来的投资是值得的,我们愿意承担风险。”约翰·里奇说:“马克·菲尔德已经制定了一些激进的战略计划,但我们现在可以实现这些目标了。”

事实上,福特在自动驾驶方面有着深厚的技术积累,甚至公众也热衷于结成联盟,跻身前三名。约翰·里奇强调福特将投资继续自己开车。福特的目标是以合理的价格提供全方位的运输服务解决方案。这次约翰·里奇(john rich)也树立了一面旗帜:福特将在2021年底实现l4车型的大规模生产,并将l4测试车展示给我们的中国媒体。然而,不幸的是,我们无法体验这辆车的动态。

约翰·里奇认为,自动驾驶是一个非常“钱景”的商业未来,也将是福特的未来。目前,在福特的测试中,客户需要支付的汽车成本为2.5美元/公里。一旦福特的无人驾驶汽车上市,成本将降至1.5~1美元/公里。

据记者报道,福特投入巨资改造密歇根中央火车站,并将其设计成一个类似硅谷的工业园区,旨在争夺未来手机旅行的门票和最终结果。不幸的是,马克菲尔德投资的时机还为时过早。福特不缺乏远见,也不缺乏投入大笔资金的决心。它也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只是,现在没人能拍胸脯保证稳赢。这是一场生死攸关的赌博。

然而,福特总部甚至对中国市场智能发展的速度感到惊讶。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福特看到了加速实现“上海大众”愿景的可能性。乔·欣里奇还告诉记者,他在中国看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特别是在智能技术方面。因此,以8月16日福特和百度联合开发的“sync+”智能信息娱乐系统的推出为标志,福特中国五大计划中的“智能技术计划”明显开始加速。

中国梦

目前,福特在美国没有汽车产品市场。它的主力是f-150和大中型越野车。然而,中国的汽车产品只是基础产品,尤其是在suv高潮后的过去两年里,它们已经复苏并崛起。福特在中国对汽车产品的研发恰到好处。

正如美国专业人士分析的那样,美国的汽车可能在8年内完全消失。不到十年前,汽车仍占据美国市场的50%。因此,福特切断了北美汽车生产,没有像一些国内媒体报道的那样放弃汽车,而是通过全球布局将资源整合到最接近市场需求的中国市场。

根据相关机构对2022年美国三大汽车产品结构的预测,轻型卡车(包括suv、minivan、cuv和皮卡)将占通用汽车美国销量的84%、福特的92%和fca的97%。2018年,美国三大轻型卡车约占85%。中美市场的差异如此之大,以至于中国市场对福特来说绝对是一个挑战。

因此,“一福特”品牌战略也需要适应当前新时代的发展。如果福特想要在中国市场复苏,除了本地化的管理团队之外,它还需要适合中国消费者的产品。乔·欣里奇还说,“一辆福特仍然可以在某些方面发挥作用,尤其是在全球范围的协同增效方面。”这是因为福特车型都基于平台和灵活的模块化设计和生产架构。

关于市场意识和产品规划,joe hinrichs说,他已经建立了一个有效的沟通渠道。“在品牌建设方面,包括产品建设,在福特中国成为独立的业务单位并直接向我汇报后,我与安宁的沟通非常频繁,每周都会有很多次。我以前来过中国,对这个市场有很好的了解。因此,我们之间的交流也非常有效,每个人都更容易对事物有相同的理解。在我看来,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可以大大提高我们的决策和前进速度。”

“美国工厂”向我们展示了崛起的中国工业资本在美国开设工厂的过程。然而,中国市场的规模和发展趋势也让福特公司“永不放弃”。诺曼底登陆反击开始了,这成为福特在中国重整旗鼓、重回正轨的开始。中国梦源于美国是历史的逻辑和市场的趋势。

亨利·福特和他的儿子埃德塞尔在第1500辆T型车里

“我有一个梦想。”1963年8月28日,在华盛顿特区林肯纪念堂前的台阶上,马丁·路德·金的声音回荡在未来的世界。他富有诗意而优美的语言、敏锐的情感和信仰在那一刻被固定下来。

同年的这个时候,“野马之父”李·雅卡卡(Lee Yakoka)率领“野马队”,在心中日夜为梦想的汽车而战。“可以传给后代的汽车”将在未来售出1000多万辆汽车,它已经从梦想的萌芽中逐渐成形。

“我们的生活开始结束。)”当记者在福特博物馆的时间墙上看到雅科夫卡的照片和这句话时,穿越时间的梦想是完美联系在一起的。梦想从哪里开始,就有“创造明天”的决心。俗话说,“万物皆有裂缝。这就是光进来的地方。”

1900年,底特律汽车公司的第一辆汽车诞生了。同年,梁启超写了《青年中国说》,指出“一个强大的青年造就一个强大的国家”一百年后,中国崛起,东方成为真正的制造业强国。对福特来说,当前的形势应该是:中国市场强劲,而福特市场强劲。

温/王晓琪

-

[微信搜索“汽车公社”和“一评”,关注微信的公开号码,或登录“每日汽车”新闻网站了解更多行业信息。】

湖北11选5 加拿大28app 安徽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