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火大佬到新能源汽车:比亚迪和王传福的三次转身丨70周年特

2019-11-01 17:09:35 2225次浏览

作者很体贴

平心而论,在国庆之际回顾比亚迪的发展历史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无论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还是改革开放41年相比,这个刚刚庆祝24岁生日的汽车制造商都太年轻,缺乏历史的积累和厚重。

但这并不意味着比亚迪的故事不够好。作为改革开放的第一线——深圳唯一的汽车企业,比亚迪及其领导人王传福的创业历程可谓传奇:虽然比亚迪的“电池厂”背景已为外界所熟知,但鲜为人知的是,该公司还涉足军火业务。比亚迪曾在2007年树立了“2025年成为全球第一家汽车公司”的崇高理想,但在3年内,由于经销商集体退出网络,该公司被迫进行调整。近年来,比亚迪早期新能源和智能领域的布局终于开花结果,但公司面临品牌升级的新挑战。

就像建国70周年一样,比亚迪24年的发展也经历了艰辛、痛苦和辉煌。

国庆阅兵后,比亚迪的微信官员之一比亚迪人(BYD People)发表了一篇文章,透露该公司生产的一批t8纯电动扫路车已经通过阅兵最前线的长安街完成了最后一次环卫和清洁任务。Byd Man总结道:“比军队队列和装备小队更早的是,第一批接受了领导和人民的审查。然而,这并不是该公司第一次与军事装备相撞。

外界早就听说了王传福和比亚迪创业的历史。1990年从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所硕士毕业后,王传福留在园区担任副主任、主任和高级工程师。他甚至当过副教授,有一群研究生。1993年,研究所在深圳成立了比格电池有限公司,任命王传福为总经理。正是在这一时期,他发现了电池领域的巨大投资机会。当时,手机开始成为一种趋势,王传福判断公众对手机电池的需求将日益增长。但是电池技术问题并不难,规模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1995年2月,王传福选择经商创业。在获得250万元的投资后,他在深圳注册了比亚迪实业。凭借低成本劳动力和生产线逆向开发的优势,比亚迪赢得了当时台湾最大的无线电话制造商大坝(Daba)的订单。然而,好运并没有就此止步。1997年,金融风暴席卷东南亚,直接导致全球电池价格暴跌20-40%。传统强势日本制造商的损失使得比亚迪的低成本优势更加明显。此后,飞利浦、松下、索尼和摩托罗拉都向比亚迪发出了大量订单。在镍镉电池市场,比亚迪只用了3年时间就占据了全球40%的市场份额。利用快速增长的东风,比亚迪于2002年初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最终在2003年,比亚迪成为全球第二大充电电池供应商。

随着镍镉电池的能量密度遇到瓶颈,比亚迪开始在锂电池的研发上投入更多资源。到2002年底,该公司已经成为诺基亚的电池供应商,全球移动电话巨头。然而,这时,王传福正在酝酿一个大计划。

在他看来,仅仅通过成为消费电子产品的电池供应商很难实现更大的突破。然而,如果它直接延伸到手机行业的上游和下游,就有失去现有客户的风险。在21世纪初的这个时候,王传福选择了看好汽车。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汽车工业不仅经历了崛起和腾飞,王传福也看到了磷酸铁锂电池在电动汽车领域应用的希望。

为此,王传福于2007年7月全资拥有北京吉普吉驰模具厂,为进入汽车制造业做准备。然而,工厂首次下线的产品不是汽车模具,而是用于“glock 17”和“m1911”的手枪模具。前者广泛应用于警察市场,而后者是一个百年的自动手枪产品。这是比亚迪和王传福第一次接触军工产品,这也为比亚迪十多年后参与电动军车的研发奠定了基础。

2003年,规划已久的比亚迪收购了中国西北唯一获批的汽车制造商秦川汽车(Qinchuan Auto),并获得了宝贵的汽车生产资质。

比亚迪和王传福的第一次转型似乎进展顺利:一家成立才8年的电池制造商已经开始生产汽车。当时似乎发生了一个寓言。然而,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比亚迪汽车赢得了荣耀,一度处于危险之中。

比亚迪汽车公司成立后,该公司迅速确定了三大发展业务:燃油汽车、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围绕整车研发生产,比亚迪在全国各地迅速建立了模具制造、检测中心、检测实验室等相关机构和配套设施。

就产品而言,比亚迪的原厂产品只是秦川汽车芙蓉(Fleur)遗留下来的一款车型。芙蓉(Fleur)是由Oto平台开发的一款车型,最初用于与长安Oto竞争。比亚迪没有进一步改进,因此以“经济型精品轿车”的名义上市,重点是5万元以下的低端市场。然而,作为比亚迪的第一辆车,芙蕾急于上市,显然无法满足市场需求。事实上,王传福本人私下里说他不喜欢这辆车。

如何在短时间内造出一辆好车?长期以来,独立品牌给出的答案是“逆向研发”,比亚迪也是如此。2005年,比亚迪f3上市。该产品基本上是逆向开发丰田花冠的,非常划算。不仅有花冠的形状和空间,高配车型的配置也很丰富,一旦上市就获得了外界的大力追捧。到目前为止,人们可以在三线以下城市的街道上看到f3。随着f3的成功,比亚迪在2006年成为单一车型的最大卖家。更重要的是,在那一年,比亚迪是第一辆配备磷酸铁锂电池的f3e电动车。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辆车使用f3燃料版本的车身,但其电机、减速器、电池组和bms系统都是由比亚迪独立开发的。看到这款车的优势,王传福决定将f3和手机电池的利润投资到第一代混合动力和s6dm的前期研究项目中,这将应用于知名的2015年混合动力全轮驱动唐suv。

(比亚迪f3)

尝到反向研发的好处后,比亚迪在这条“狂野之路”上走得越来越远。短短几年,比亚迪先后推出f0、f3r、f6、m6等车型。在这些汽车里,你可以模糊地看到各种汽车的影子。不仅如此,比亚迪还大胆反方向开发了梅赛德斯-奔驰glk,并开发了s8,这是中国前所未有的硬顶跑车。然而,超过100公里10秒的加速与超过20万元的销量相匹配,使这部车昙花一现。

然而,快速增长掩盖不了危机。2008年,比亚迪有很大一部分质量问题:天窗、电动车窗、离合器……正如你所能想象的,质量问题一直存在。更重要的是,比亚迪过去对经销商的销售政策直接导致了质量危机。当时,为了达到销售目标,比亚迪除了拆分网络销售势头之外,还采用了“销售返利政策”。对于每个独立的销售网络,比亚迪为各地经销商设定了高销售目标,那些完成任务的人(根据经销商购买的汽车数量计算)可以获得高百分比的销售回扣。有时销售回扣甚至高于销售汽车的毛利润,这可以刺激经销商挑选和销售汽车。事实上,这种销售方法具有“双刃剑”效应。如果经销商不能运送更多的汽车并出售它们,这将成为经销商对商品的压力,这将降低流动性。一旦市场恶化,内部将形成激烈的竞争。

随着质量危机的爆发,一些经销商的产品销售不佳,经销商为了赢得回扣而携带大量汽车,导致大量汽车库存。以下是300多家经销商的退出。对此,比亚迪意识到了之前的问题,积极回应经销商的要求,降低了2010年的销售目标,并向全国经销商道歉。

此后,比亚迪宣布了2010年至2012年的品牌整改期。首先,该公司宣布将降低所有成熟车型的价格,以打击销量,从而创造更多销量超过1万辆的车型。此外,比亚迪重新完善了研发、测试和生产流程,推出了s6和g6等新车型。同时,公司也十分关注产品质量,并于2012年推出了4年或10万公里超长质量保证政策。

比亚迪的第二个转变可以说是从一家大型初创公司向一家专业汽车企业的转变。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的演变,公司已经意识到简单的逆向研发和大规模销售不再能够赢得未来。除了向传统汽车公司学习,比亚迪还需要在汽车市场找到自己的位置。幸运的是,在此期间,比亚迪没有沉浸在简单的汽车销售中。王传福和他的团队从未放松对电动汽车的研发。不久之后,比亚迪取得了新的进展。

在新能源的帮助下,比亚迪的“皇冠销售之路”再次启动。

随着2012年的到来,比亚迪在新能源领域取得了许多突破。外界最震惊的是与戴姆勒的合资企业。2012年3月30日,比亚迪和戴姆勒各投资50%推出合资品牌登萨腾时,并宣布双方在中国电动汽车研发方面的合作全面展开。一年后,在广州车展上,滕实的第一辆试驾车亮相。在2014年北京车展上,腾时电动车终于亮相。

与此同时,比亚迪的首款全电动mpv e6已经开始打入出租车市场。它已经在深圳、太原甚至香港开展业务。比亚迪的汽车产量和销量在2012年达到456,000辆,这是继2011年销量下滑后的首次增长。

(2015年比亚迪唐骏100)

更重要的是,比亚迪通往电动汽车的道路终于到达了政策红利期。2014年,中国政府首次对新能源产业表示支持,这引发了许多汽车公司在新能源汽车技术领域的巨额投资。相比之下,比亚迪的布局很早,有先起步的优势。除e6电动汽车外,k9电动公交车也已成为中国许多城市的主要公共交通运营商。该车甚至出口到欧洲、美国和日本进行演示操作。

然后在2017年,比亚迪推出了“三模式战略”,其所有车型都将推出燃料、phev和纯电力三个版本,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平台效益。更重要的是,比亚迪特别推出了一个由沃尔夫冈·埃格尔(Wolfgang Eger)领导的团队,此前他曾为阿尔法·罗密欧和奥迪服务,并针对外界投诉的核心——外观设计的缺陷,给公司一种全新的“龙脸”设计语言。

经过多年的积累,比亚迪终于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取得了新的成功。自2015年以来,比亚迪连续四年获得新能源汽车(包括商用汽车)销量第一名。特别是2018年,比亚迪销售的520,700辆汽车中,新能源汽车247,800辆,成为第一家新能源汽车占近50%的汽车企业。

回顾比亚迪成立24周年,该公司的三次转折可能会给不同的读者带来不同的感受。虽然方向和路线已经调整,比亚迪和王传福一直走在新能源和电气化的道路上。这可能是一种不要忘记你在汽车行业的首创精神。